您好!歡迎來到海南省水務集團有限公司!
海南省水務集團有限公司?
Project
Introduction
Department
Party building
Information
Home
Hainan Provincial Water Group Co., Ltd.
企業資訊
Information
二次供水突破與城鄉供水一體化創新
來源:中國水網 | 作者:馮晨 | 發布時間: 2018-07-27 | 1149 次瀏覽 | 分享到:
       6月29日,2018(第三屆)供水高峰論壇上,來自上海城投南方水中心的舒詩湖博士、江西省水務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柏樹、常熟中法水務有限公司高級經理龔禮明、佛山水業集團黨委委員趙向陽分別分享了各家在二次供水和城鄉一體化領域的服務經驗。該環節由E20環境平臺合伙人,中國水網主編谷林主持。

舒詩湖:上海二次供水設施改造與信息化管理


       上海城投南方水中心的舒詩湖博士分享了上海市居民住宅小區二次供水設施改造的信息化管理經驗。舒詩湖介紹,除了閔行區之外,上海市目前普遍采用低壓供水的模式,管網壓力直供至三樓,對三樓以上的用戶采用二次供水。


       舒詩湖表示,上海二次供水的改造分三輪進行,第一輪改造在2007年左右,在世博會之前改造了世博園區周邊近6千萬平方米,由市政府、區政府、水司和業主共同出資;第二輪則計劃在2014年到2020年之間以每年2千萬平方米的速度進行改造,實際中心城區在2017年底基本完成改造;第三輪主要是郊區建成區改造,有4358萬平方米,預計2018年基本完成。上海采用的模式是改造一批再接管一批,計劃將在2020年前實現供水企業全面接管。
       上海城投水務集團出資負責水表和水表箱的改造。二次供水的改造嚴格按照二次供水管理技術標準體系進行,從設計施工到驗收維護,都按照上海市地方標準和上海市水務局的標準進行。部分水箱改造時采用萬朗集團的PE板材內襯水箱,能有效保障水箱水質。水箱內水質的管理也有嚴格的監控,包括對溫度、濁度、余氯、pH值的監測。


       目前,自來水公司已經監管了包括1億平方米的二次供水設施,正在考慮是否建立區域性的集中的加壓泵站,來代替周邊非常多的小區泵房,以減少二次供水設施管理上的壓力。考慮到人力監管二次供水設施的難度,上海城投南方水中心選擇通過信息化平臺來進行水質的監測,包括流量壓力,包括水位、水泵、電機運行狀態的監測,形成了一個動態的實時監測監管體系。二次供水綜合服務平臺集成了監測系統,資產管理系統,同時還有綜合服務體系,可以進行報修服務及信息發布,進行綜合的維修管理。在平臺上可以進行泵房全景監控及數據展示,并對超出預期的情況進行報警處理。這個二次供水管理信息化平臺也與手機APP相結合,可對數據進行實時查詢。
       舒詩湖強調,上海城投水務集團從前期的設計施工和驗收到后期的設備維護和水質監測,力求對上海的二次供水進行全方位的管理運營,保證上海市民的用水安全和生活便利。

柏樹:江西水務“樂平模式”打造城鄉供水一體化標桿


       江西省水務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柏樹向與會嘉賓分享了江西水務在全省推進的城鄉供水一體化模式。
       柏樹表示,農村供水設施老化,建設標準低,管理服務水平弱等問題一直以來都在影響農村居民的供水保障和水質安全。城鄉供水一體化里面的二元割裂問題主要癥結有兩點,一是在于管理體系上的差異,城市供水由城建部門負責,而農村供水是由水利部門負責;二是運營主體的水平差異,城市供水是由運行較為成熟的自來水公司進行運營,管理規范性較高,而農村供水缺乏專業的管理,經營主體多為個體或私營企業,專業性和責任心均有所欠缺。柏樹指出,城鄉供水一體化的意義就是讓農村居民享受到“四同”——即與城市居民同質、同價、同網、同服務。
       柏樹對江西水務推進城鄉供水一體化的操作模式進行了分享。柏樹指出,江西水務與地方政府進行城鄉供水一體化服務合作的主要原則是“三變”和“三不變”:責任主體由政府變成企業,投資主體由政府變為企業,供水范圍由城市變為城鄉供水一體化;企業的性質和資產的屬性不變,職工的工作不變,地方政府的領導地位不變。柏樹指出,“樂平模式”是江西水務的成功案例,五年時間內企業和政府累計投資9.2個億,在樂平全市2千多平方公里范圍內,新建改造了供水系統,實現了供水能力由原來的3萬噸/天增加至20萬噸/天,解決了90萬城鄉居民的飲水安全問題。在水廠設計改造過程中,江西水務實現了“一統籌”和“五統一”:統籌規劃全市的水管網進行統籌的規劃,統一建設、統一水價、統一水質、統一標準、統一服務。
       柏樹指出,江西水務推進城鄉供水一體化的發展成果十分顯著。“樂平模式”在省內迅速復制,產業規模快速擴大,融資能力不斷增強,產業模式日趨多元化,可持續發展態勢日益顯現,規模優勢逐步凸顯。十三五期間,江西水務將投資21.5億元,解決貧困戶13.3萬戶,47.85萬貧困人口的安全飲水問題,約占全省十三五規劃期間總貧困人口的35%。瑞金市原計劃2020年完成的城鄉供水一體化目標僅用8個月時間就全部實現,相當于原樂平市正常需要花費5年多時間的農村自來水工程量,這充分體現了江西水務的規模優勢。“樂平模式”也得到了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視和認可。


       柏樹同時也提出,江西水務城鄉供水一體化在推進過程中也遇到了一些問題。首先是政府企業和用戶三者之間運營結合點的問題。如何在三者之間找到契合點,實現資源利用最優化和效益最大化,需要在實踐中長期探索改進。其次是如何實現企業的可持續的問題。農村供水基礎設施建設投入高,管網維護難度大,農村管理人才欠缺,因此企業投資回報的周期較長,如何實現長期發展并取得效益是企業需要認真思考的。

龔禮明:智慧水務協作常熟城鄉一體化供水


       常熟中法水務有限公司高級經理龔禮明分享了城鄉一體化與智慧化在常熟供水管理中的實踐。
       常熟的水源是長江水,供水能力在87.5萬噸/日左右,管網總長度為12000km,大于DN100有3300km,服務人口230萬,水表戶數52萬。全區的產銷差大概16%,鄉鎮的產銷差約為12%。

常熟城鄉一體化供水發展歷程
       龔禮明認為,城鄉一體化供水的鄉鎮管理有幾個重點。首先是產銷差的管理,常熟中法水務采用區域考核,績效同行的原則,并實行分區監控,分區測漏;同時建立漏損分析平臺,及時發現區域漏水情況,實現漏點區域可控、檢漏范圍縮小、自查與外委相結合。第二是資金回收的問題。資金回收,資金回收率全部考核到個人,確保抄表準確,同時支持微信、支付寶、銀行、超市代收等多種方式收費,便利服務客戶。第三是智能抄表。利用手機進行抄表,數據實時上傳,發現異常水量及時拍照,有利于周期結算水量,保證產銷差數據更真實。第四是工單管理。一系列的創新模式陸續向鄉鎮推行,如0A辦公系統、GIS、呼叫工單等等,使鄉鎮營業所管理得到了進一步發展,達到了鄉鎮與城區管理模式無差別。
       龔禮明介紹了智能水務的一些應用實踐。龔禮明表示,常熟中法水務智能水務的架構分四塊,第一個是底層的基礎架構,第二個是業務系統,第三個是數據中心,第四個是智能運營分析平臺。智能水務的業務應用層級分為智能運營,智能物聯,智能運維,智能管網和智能客服五個部分。




       龔禮明重點介紹了生產運行、智能管網和智能物聯這三塊內容·。智慧水務的生產運行包括數據的采集、存儲和分析,即將收集的數據進行抽取、轉換和整合后,對數據進行圖表的總結和分析,進而進行各項目標、指標、模塊的分析。


       智能水務的智慧管網包含客戶服務,抄表系統,水利模型,運行監控(水廠、二次供水、管網監測、水質)等。龔禮明表示,常熟作為全國首批智慧城市的試點城市,智慧水務是其中很重要的應用之一。常熟水務與政府、規劃局、主管局對接,利用航拍圖、電子門牌等技術,實現各方數據實時聯動。智慧管網在移動端的應用使得管網二次供水,水廠運維,客服的數據等信息都可以在APP上顯示,達到“一機在手,信息綜合展示”的效果。


       此外,智慧管網還可以實現搶維修、關閥分析與停水通知的聯動應用,水力模型分析,以及管網數據統計與分析。下圖是常熟的水利模型分析。如圖顯示,藍色代表水量充足,紅色代表水量達到預警值。龔禮明表示,接下來常熟中法水務的關注方向將聚焦相應區域。


       智能物聯的應用技術一是窄帶物聯技術,二是消火栓智能監控技術。常熟中法水務開發了一套系統,對全市所有的消防拴進行在線監測,報警實時監控,機器維護信息采集,工單派發和管理。龔禮明提到已經在常熟安裝的智能消火栓產品,它采用了物聯網通訊,北斗定位, 跟消防大隊是聯動,實現了防控報警系統的升級。數據層面是利用了公司搭建的云架構數據庫,啟用SAAS服務,實現實時查詢。
       龔禮明總結道,城鄉供水一體化是水行業發展的趨勢,常熟作為城鄉供水一體化踐行的先行者,也作為供水行業引入外資并取得運營相對成功的案例,目前正積極參與政府供排水一體化改革的進程,并取得實質性的推進。
       供水行業關系到國計民生,該行業發展的好壞,直接對國家實現宏偉藍圖的目標帶來直接影響。目前全國水行業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現象還是比較明顯,這其中有地域差異也有思想認知的差異。一方面,供水行業的發展離不開政府的政策支持;二方面,供水行業本身也要加強自身努力,用實干加創新,實現供水行業的全面發展。

趙向陽:佛山水業因地制宜,城鄉供水一體化兩大模式成功落地


       佛山水業集團黨委委員趙向陽分享佛山的經驗和實踐。佛山水業作為當地一家全資老國企,承擔著其中禪城、三水、高明三個行政區城鄉供水一體化工作,今年將覆蓋上述行政區100%的城鄉地區,走在了全省的前列。趙向陽指出,隨著新世紀的到來,農村供水質量的提升是全面實現小康社會的工作要求,更是廣東省“十三五”發展要求2018年率先全面實現小康社會的明確目標。因此城鄉供水一體化的落地模式不僅符合時代的發展背景,更是國家和地方政策的要求。
       趙向陽表示,正如江西水務總經理柏樹所提出的,城鎮與農村在供水規劃、經營主體、監管主體等方面都存在二元割裂的現象。城市和農村的供水管理規定存在一些真空地帶,給實際操作帶來了不小的挑戰。
       趙向陽指出,根據當地情況的不同,佛山在三水區和高明區開辟了兩種落地模式。“三水模式”是市政管網的延伸,“高明模式”則采用市政管網的延伸加小型移動式裝備一體化的凈水供水措施作為解決方案。在三水區,佛山水業集團將區域內的三個小水廠進行整合,統一由北江水廠進行供水,2018年已實現全區城鄉供水系統的統一。高明區相對來說財政收入有限,農村原有基礎設施薄弱。因此佛山水業與高明區政府根據實際情況,利用國家和地方對革命老區扶貧的政策,爭取財政的扶貧資金,采取市政管網延伸和小型集中式裝配一體化的供水落地模式。兩種模式都產生了很好的效果,保證城鄉居民獲得良好的水質和經濟實惠的水價。可以看出,“三水模式”和“高明模式”的誕生,與緊密聯系實際,因地制宜的策略,以及政府與企業之間的溝通協調,還有嚴格考核是分不開的。


       農村供水設施建成投產后,需要良好的運營和維護,否則很快就會“形同虛設”。此外,市政管網延伸模式下的偏遠農村水質保障難度大,小型集中式凈水站模式下的水源保護難度大,以及城鄉供水條例的缺失(廣東省目前只有城鎮供水管理規定和農村供水管理試行辦法),這些問題都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和探索。

環節主持人谷林點評、總結

       十九大后,我國的主要矛盾已轉變成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與不平衡不充分發展之間的矛盾。二次供水關系“最后一公里”飲水,在管理和資金籌集模式上“荊棘叢生”,而農村供水也因分散和經濟原因,效果也不如所愿。解決這兩個問題需要政治高度,很多時候農村供水與精準扶貧緊密聯系。
       根據嘉賓的分享內容,環節主持人谷林用三個關鍵詞進行了總結:
       1、創新。城鄉供水一體化的高速發展,凸顯出供水企業的責任感和使命感,這也是創新的動力和源泉。不同企業的創新都做到了因地制宜,讓服務更優質、更有效率。
       2、合力。供水不光是供水企業的事,也是民眾的事,更是政府的事。所以做好供水服務,需要供水企業、民眾,和政府三方合力,互相理解互相支持,為給大家提供安全飲用水一起努力。此外,在新時代下,供水企業不能單靠自身,還需要聯合更多的互聯網企業,比如華為阿里科榮等,以及萬朗匯中這樣的解決方案企業,一起探索新技術,提高供水服務質量。
       3、分享。嘉賓的發言都很精彩,觀眾們也很認真專注,說明行業間的分享交流很有必要、很有價值。E20環境平臺和供水聯盟,一直致力于促進行業間的交流與合作,也希望大家能有機會一起合力做點事,分享一些經驗,推動整個行業長遠健康可持續發展。
电影天堂-亚洲美女网